欢迎访问: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小雨日记】第三十章(扩展篇)

【小雨日记】第二十九章
  接着上次说我与公公在公园里暧昧时碰到了这位大叔,让我紧张的不得了,车震完时又一次巧合的碰到了他,也许这是一种缘份吧,而我的短丝袜丢失我便确认是他拿走了。也许城市真的不大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事情真的很多,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一次偶遇吧。
  说起这个大叔之前应该不止一次的见过我,而我却从未注意到他,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学校想起了放学的音乐声,清脆而又愉悦的告诉我和学生们这是一周的结束,假期的开始,心情都无比的好 .于是安排放学后,我洗过手,简单的整理了自己的黄色连衣裙,见到腿上的肉色丝袜有些褶皱,便坐下来慢慢的将丝袜向上扯动拉直,一双白色的凉鞋显得自己格外的清爽阳光。
  跨步走出教室来到校门前,其他的老师也陆陆续续的下班了,操场上还有零星的高年级学生,我快要走到大门口时一个女孩跑了过来,连忙喊着我。我转身发现是一个高年级的女生,看着她满脸笑容的对我说「小雨老师,我爷爷让我给你一封信」我连忙接过信对她说「这是什么呀」她便回答我说「我爷爷说让您看看,老师我走了,老师再见」,我想叫住她可她一溜烟的跑出了校门,我茫然的站在哪里手里拿着那个信封。这时身后有同事喊了我,问我干嘛。我连忙将信封放到了包,对同事说「没事,我在想忘没忘带东西」
  于是走出校门,回家换了衣服洗了脸和手。公公回到农村老家有一段时间了,孩子也被妈妈接走,家里就我一个人,简单的吃了些东西,坐到电脑旁忙起工作。转眼已是8点了,我伸伸懒腰站了起来,于是将打印好的课件放到包里,突然看见了那封牛皮纸的信封,上面光秃秃的没有一个字。我便放好课件,拿出了那封信,轻轻撕开封口,两根手指轻轻的伸进信封,将里面的信夹了出来,看见是一张信纸,信纸里面突然掉出了一只短丝袜,看着那只袜子,我顿时愣住了,脑子里想起了那个公园的晚上,想起了那个大叔的脸,我愣了半晌,连忙打开那封信。
  信里写到:亲爱的小雨,我是那晚登山的大叔,你记得吗,那晚我见到你就觉得你很面熟,后来想起你是我孙女学校的老师,我曾不止一次的见过你,你的一言一行都深深的吸引着我,虽然不知道那天那个老人与你的关系,但你们之间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到了。这一切都让我错愕,让我更加对你感兴趣,不知道你发现你丢了丝袜没有,你的袜子我带走了,因为实在喜欢你的一切,尤其你的脚丫,我摸到你的丝袜时心脏都要停止的兴奋。
  请原谅我的行为,也原谅我的唐突,我留下我的电话号139xxxxxxxx,希望你能联系我,让我更了解你,放心不会骚扰你的。另外我很不好意思的,今天将丝袜交还于你,你的味道真的让我着迷,请给一个爱慕你的老人一次相识的机会,真诚的,我也不会将我看到的到处乱说,你放心,我等你的信息,爱你的人。
  我看后心情突然复杂起来,感觉他很坏,有威胁我的感觉,再一想,他确实很喜欢我,不然也不会这样有勇气给我写这封信,自己也有小小的自豪感,但心里想起和公公的事如果被宣扬也是灭顶之灾。思来想去也没有睡着,整整一晚失眠,多次拿起手机按动那个号码,又将号码删除,拿起放下,折腾了半夜在纠结,犹豫中沉沉睡去。也不知几点钟睡着的,也不知几点钟醒的,反正就是自然醒的。但是我发现我的小骚逼有点不对,我抬起头向双腿间看去,同时也分开了我的双腿,我看到小骚逼中塞进一个小震蛋。我想了想昨天睡觉前没有玩小震蛋,这时厨房里传来了做早餐的声音。我明白了这是那个臭公公大清早从农村回来了。
我心里骂道:坏公公回来就不做好事,大色狼,大坏蛋,上次把我送给干爹肏了,还没给你算账的。好啊,那我今天就新账老账一起算。本姑娘要动用私藏的家法私刑。
【小雨日记】第三十章(扩展篇一)
  坐在梳妆台前的我擦着面霜,眼圈有点黑黑的,面容有些憔悴,但还是对着镜子笑了笑。一身鹅黄色的丝质睡裙自然的向下垂着,雪白的小腿下一双藕色的拖鞋里包裹着涂着红色指甲的玉足,一只腿翘着,脚尖挑着一只拖鞋晃晃悠悠的。难得假期,还是好好打扮一番,公公看到会喜欢。
  于是扎上马尾,简单的补妆,脱下睡裙和杏色的蕾丝内裤,翻过来发现裆部白白的分泌物,直接被我扔到了收纳框内。找出了一双公公喜欢的肉色裤袜缓缓的穿了上去,调整好袜子的位置和褶皱,双手划过滑滑的丝袜,自己都会感觉很妩媚。然后穿上一件红色的蕾丝睡裙,上面吊带,胸前大V字型设计,白白的胸前一道乳沟显得格外的美。小腹处是蕾丝透明的,从腰部裙摆开始分成很多条开叉,看得大腿和私处若隐若现,配合一双肉色丝袜和红色的鱼嘴高跟鞋显得妖艳妩媚,又那么喜庆,就好像又回到新婚的蜜月一样。
  我踱步走出房门,见公公正做早餐,看到我一身装扮,笑的合不拢嘴。连忙端着早餐,放到了餐桌上,嘴上边说「宝贝,今天怎么这么美啊?」边向我走来。
我脸上不知是被红色的睡裙映照的还是自己脸红的,咬着嘴唇,媚眼迷离的看着公公说「爸,你都半个月没回家了,想给你惊喜啊」
  公公哈哈的笑着说「我们宝贝真乖,真甜,来,让爸爸尝尝小嘴为什么会这么甜」说完公公一手将我搂住,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发,我们嘴对着嘴交叠着嘴唇,舌头在互相的缠绕着,吻着,口中的津液也不停的交换着,浓浓的爱意疯狂的互相吞噬着。公公的手顺着我的肩膀滑向我的乳房,一直粗壮的大手轻轻的揉捏着。
  公公伸进睡裙将白白的兔子托了出来,雪白的乳房上一颗珍宝般的乳头,在他那粗糙布有老茧的手指间不停的搓动着,不停的刺激着我的末端神经。这时公公的嘴唇离开了我的嘴唇,色眯眯的说「来乖宝贝,爸爸尝尝这个小葡萄」于是一口含住了乳头,舌头在乳头上来回的拨弄着,舌尖也时不时的盯住乳尖,牙齿也调皮的摩擦着乳头的边缘。
  他的另一只手也捏揉起另一只小白兔,乳头也不停的接受着粗糙手纹的洗礼。我双手抱住公公的头部,仰面闭着眼睛,嘴里发出哼啊的声音,享受着公公给予的爱。低头看着他,他也眼睛盯着我,我笑着说「老小孩好吃吗」
他伸出舌头慢速而又夸张的在乳晕处旋转的舔了一圈,然后轻轻亲吻一下乳头对我说「宝贝的奶子又白又香,真好吃」
  我笑着说「又白又香的是馒头」,
公公又说「对呀,就是嵌着红枣的大白馒头」说着又一次含住了乳头不停的舔舐着,他的另一只手紧搂我的腰部,然后顺着开叉的睡裙伸向了我的屁股,在屁股上来回的滑动揉捏,手指还不老实的顺着屁股沟来回的调弄着。公公突然将整个大手伸向前方,顺着胯间将我整个阴户握住,他用手掌挤压着我的阴部,阴部的水也已经透过薄薄的丝袜渗透到了他的手心。
  公公的嘴离开了乳头开口说「哎呀,宝贝,你没穿内裤啊,只穿了丝袜呢」
我笑着说「讨厌,还不是你喜欢我才穿的丝袜」
他笑着说「行,我走这半个月你姜叔给你调教的挺好,都知道不穿内裤了,还主动穿小丝袜了。可是不穿裤裤这小骚水兜不住啊,都流出来,一会好滴答到地板上了」
我抱着拳头捶打着公公说「讨厌嘛,就知道羞人家」
公公忙说「我就是要让我们宝贝羞羞的,羞羞的时候我才更兴奋,宝贝也更迷人。宝贝我走这半个月你和姜叔是怎样玩的?」
我笑说「你吃醋,还能怎样玩不就变着花样欺负我。」
  说着公公将我抱到沙发上,他进房间又拿出了那枚早上塞进我小骚逼的粉红色震蛋,提着绳子在我眼前晃动。
  我忙说「爸你好坏呀,你又用这个。」
  公公走到我胯间,先是隔着已经湿漉漉的肉色丝袜亲吻了几下我的阴部,哪里已经是湿润了一小片,那一小片湿湿的与其他位置有了明显的差异,公公边说边将震蛋塞进我的阴道内。他说「宝贝还怕这个啊,你姜叔家里可是啥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呢。」
  我忙说「讨厌嘛,你就跟我干爹学坏欺负我。」
  公公哈哈的笑着,于是打开了震蛋的开关,我“啊”的一声,震蛋就像一只调皮的虫子钻了进去,在阴道里不停的蠕动它的身体,阴道壁上的肉粒被刺激的收紧,一下下的跳动,让我感觉痒痒的,蜜汁也加快脚步的向阴道口踱去。公公哈哈的笑着说「舒服吧宝贝」
  我嘟着嘴说「舒服,太坏了」
  这时他脱掉了短裤和内裤,露出了黑黑粗粗的阴茎,提着阴茎一只腿站在地上,一只腿跪在沙发上,笑着对我说「想没想它」
  我笑着握住公公的阴茎对他说「想了,都不管人家回乡下」
  公公又说「真的想,还是假的想了,我不在家,你姜叔的大香蕉你可没少享受啊,我一打电话就在你姜叔家」
  我说「哎呀,爸,你老羞人家,真是的」于是我连忙一口含住了他的阴茎。
  公公哈哈的笑着说「让我说的不好意思说了吧」,话音刚落,在我舌头的缠绕下,公公也“啊”“啊”的说「真爽宝贝,你的小嘴真好,爸喜欢死了」吹舔了几下公公便将我的两只脚抬了起来,用鼻尖嗅着脚尖,陶醉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。接着他伸出舌尖顺着足尖向每个脚趾缝隙滑动着,他不停的舔吃着脚尖脚背脚心甚至是脚踝和脚跟,加上阴道里震蛋的刺激,让我舔着公公的舌头也偶尔的停住,发出闷哼声。
  过不多一会,公公抬起我的双腿,见到我连裤袜的裆部已经湿了大大的一片,屁股沟处的袜子也湿透了,他放下我的腿和脚,双手抱住我的头,深深的将阴茎插到了我的嗓子深处。一阵干呕和憋闷,于是公公将大大的阴茎拔了出,阴茎和我的嘴角都挂满了我的口水,拉着丝。
  我咳嗽了几下。
  公公于是将我双腿分开,看着湿漉漉的小骚逼,他用手撕开了丝袜的裆部,湿润并且微张的阴唇显现了出来。他轻轻的拨开我的大阴唇,挑动着小阴唇,小阴唇外还有一根细细的绳子,绳子的那一头还在不知疲倦的刺激着我的阴道,一股股清泉向外流淌。公公笑着说「哎呀,这小骚逼,我不在家半个月都被弄成小喷泉了啊」
  我用双脚打着他的肩膀说「讨厌嘛,爸爸,我痒死了,我」
  公公笑着说「不急,我还要尝尝这小骚水呢」
  我扭动着屁股说「那你快吃啊,小雨都难受死了」
  公公呵呵的笑着,便突然一下子含住了我的阴户,舌头顺着大阴唇和小阴唇的缝隙不停的舔着,不放过每一个褶皱,淫水也得意的被舌头沾染着,吮吸着,舌尖轻触阴蒂不停的上下左右的翻飞着,敏感的阴蒂在公公不停的刺激下变大,饱满而又更加敏感。公公加大了震蛋的工作频率,阴道内壁不停的蠕动着,小腹收缩着,他加快了挑逗的速度。
  我也抱着公公的头,挺动着身体迎合着他的舔舐。每一次舌尖碰触阴蒂的力度都让我不自主的颤动着身体,并发出“啊”“啊”的叫,我嘴里不停的说着「爸爸我好舒服,我逼逼好痒」就这样过一会儿,一股尿意伴着高潮的坠落感,天旋地转的来到了。我大叫着抓住公公的双臂,一股股清泉顺着美丽的花草间大量的流了出来,沙发上的垫子湿透了,我也轻轻的抽搐着,脸上泛着红,与这一身的装扮相映成趣。
  公公看到我高潮后,他的嘴离开我的胯间,来到我的嘴边,将我下身的股股清泉含着喂到了我的嘴里,然后激烈的吻着,分享着我高潮的蜜液。过了一会公公拿出了震蛋,提着阴茎又一次来到我的两腿间,用那粗大的龟头在我的阴部来回摩擦着,龟头每一次搓揉阴蒂,我都不自觉的颤动着身体。我在公公耳边轻声说:「爸爸……插进来……别欺负人家嘛……」
公公坏坏的说:「是儿媳妇想公公大鸡吧?」
我“恩”了一声。
「爸爸操小雨的小骚逼了」
于是“噗”的一声一根饱满粗大的阴茎插了进来,热热的阴茎占满了整个阴道,来回的抽插,让我感受到了他炙热的阴茎和硬度。龟头不停的摩擦着阴道内的敏感处。
  我突然将双腿夹在公公的腰间,两支脚也勾在一起并用力夹拢,双手也抱紧公公的脖子不让他做起伏运动,同时我缩紧阴道,并使阴道来回的做着涌动,这样阴道和阴茎的接合度增加,而我阴道中的子宫头也在阴茎龟头上摩擦着、刺激着。这个动作做了一分钟左右。
  公公大声叫道:「啊……宝贝,你的小逼真舒服,好嫩好紧,小逼裹着爸爸的鸡巴舒服死了」
  我笑着问道:「舒服吧!」
  公公说:「是的,舒服!」
  我说:「还想不想舒服。」
  公公说:「想,太想了。」
  我说:「想就老实回答问题,要实话实说。」
  公公说:「好的,我一定实话实说。宝贝,先让我舒服一下吧。」
  我说:「不行。先回答问题,等一下还有更舒服的。」
  公公说:「真的。好吧,你问。」
  我说:「今天早上你回来后,是不是你这个震蛋塞进我逼里?」
  公公坏坏的笑道:「是的。」
  我温柔说:「为什么不用鸡巴操,而是用震蛋?」
  公公也温柔说:「当时看见你睡得很甜样子,我想可能昨天一定被干爹操累了,就不想打扰你,让你多睡一下养养精神吧,等你睡醒了再操你也不迟。」
  我心中此时充盈着柔情蜜意,阴道也使劲的涌动几下。又说:「好吧,这个问题算是通过了,第二个问题。爸,你喜欢小雨吗?」
  他说:「当然喜欢了!」
  我说:「那你,还憋坏让干爹操我?」
  他说:「那不是为了让宝贝生活更美好,享受到更多的性爱。你也知道爸爸的年龄一天比一天大了,而我们年龄也相差二、三十多岁,总有一天会满足不了我宝贝的性需求,如果那样就会给宝贝的性生活造成苦恼。要是我的鸡巴那天真的不能硬不起了,肏不了我宝贝的小逼逼,而宝贝也得不到性快乐,那样是爸爸我内心最不安的,也是我内心最苦恼的。所以,我就暗地里观察你干爹姜叔好长一段时间,觉得他这个人很好,也没有坏心眼,事实姜叔特别喜欢你,也很宠你,也像我一样爱你。我就暗地给你们牵线。宝宝,实际你在我内心中就没有把你当儿媳看待,你在内心中就是最亲爱那个最亲爱的女人了。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就是提高你的性生活质量。这就是我内心最真实想法。」
  听公公说完后,我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爱意,抱着公公狠狠亲吻他,说道:「爸您知道吗,在我内心中您早先就没有当公公看待,而是我最爱的男人,是我最亲的老公了,我就是你的老婆了。记得我们第一次肏逼之后没有多长时间,我就有了这样感觉。是你给我娇宝宝感觉,是你给我一个女人被爱的感觉,被人疼爱的感觉。这点在你儿子那里都没有强烈感受。当初我和他在也是很甜蜜的,后来不知道那里出现了问题,可能是勾通的问题吧。再后来就是你乘虚而入,把我的粉嫩逼给肏了,让你得到了一个大便宜。」
  公公憨憨的笑了,把我紧紧搂抱怀里,鸡吧也在阴道中抽插起来。
  我又温柔的说:「你等一下,让我把话说完,说完之后我给你特大惊奇,特爽特快乐。和你在一起特别爱你,还有就离不开你。你知道为什么吗?就是你的大骚鸡吧。和你在一起快六年就没有多想其他问题,可能我是个傻女人,只要有你的鸡吧就满足了。不过近半年来我感觉到你每次肏我时候没有以前时间长,次数也没有以前多,我没有多想可能是正常吧。这次你憋坏让干爹操我,我发现我的骚逼瘾比以前要大些了。我也没有说什么,我知道你是为了好。但是,老公你记住,你是我的老公,我是你的老婆,今后不论有什么事我是不会离开你,我永远是你的小骚逼,我要给予你人生最大的快乐。不过这次你有一点小错,就是干爹操我以前没有和我勾通,今后不要这样,有事多勾通,好吗?还有刚才说了给你惊奇,我想把身上最后一个处女地让你给我开采。就是我的菊花。」
  公公惊奇说道:「是的,今后我们多勾通,上下都多勾通。」
  「流氓」
  「你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我给你开菊花。」
  我说:「这次你走了半个月,干爹就操我半个月,有两次边操边摸我的菊花,我没有让他继续弄。事后我想一想,如果那次他又摸,我忍受不了第一次菊花给他操了,那就对不起老公你。再说我小逼第一次没有给你,我内心就不舒服,这次菊花第一次操我是一定给你。这样我前后第一次都给你们父子俩。」
  公公说:「第一次有点疼。」
  我说:「为了我爱人值当。」
  公公激动说:「宝贝,你真是我的好老婆。刚才你小骚逼夹鸡吧时真的好舒服,你这一点我先前为什么没有发现。」
  我说:「你当然没有发现,我一直没有用过,今天是第一次用,也是第一次用到我男人身上。这个你不要给干爹说,我也不会在他身上用。听见没,流氓老公。」
  公公说:「那你是什么时候学会?」
  我说:「是你儿子刚刚出国,你还没有操我那段时间,有时晚上小逼痒极了,我就偷偷买了一个假鸡吧,有一次在网上看了一篇“玉蛋功”文章,就这样学会了。只是在假鸡吧上用过,还不知道效果如何。」
  公公说:「效果很好!很舒服!」
  我撒娇说:「你个老流氓当然说好呀,人家身上能够玩的地方,都让你玩弄了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。」
  公公憨笑道:「满足,满足。我的好老婆再用你的小骚逼夹我的鸡吧,好吗?」
  我继续撒娇说:「行呀,我的骚鸡吧老公!」边说边用劲缩紧阴道,使劲包裹着鸡吧。
  公公叫道:「爽,太爽了!我先把你小骚逼肏爽,再来给你开菊花。」
  我被抽插的啊啊的叫着:「啊……啊……都听你的……啊……等一下……弄人家菊花时……要轻点……老公……好爽呀。」
  公公再次含住了我的一只脚,来回的舔着,一边抽动着我的阴道,一边舔着那裹着丝袜的脚丫儿。
  我忙说:「你坏死了……你就是一个坏老头……就会欺负人家」
  公公哈哈的大笑着。
  公公拔出了阴茎喘息的坐到沙发上,我站了起来,提起公公的阴茎,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插了进去。
  我蹲坐在公公的身上,上下插动着,公公双手抓着我的乳房,不停的揉捏,舔舐我的乳头,刺激的感觉就像一列永不停歇的列车,滚滚而来,我发出嗯啊的叫声,房间里充斥着我的叫床声。公公听着兴奋的迎合着我的抽插,更是加大力度的舔舐着我的乳房。不过一会公公让我站起身来,他站了起来对我说:「来宝贝,给爸爸吹吹」
  我跪在地上手里套弄着满是我淫水的阴茎,大口的含住一点点的舔吃着,搅动着公公黑黑发亮的阴茎。公公嘴里不停的发出「啊……啊……」舒服的声音。
  舔了不过一会,公公对我说:「宝贝把高跟鞋穿上,扶着沙发背,屁股撅起来」
  我连忙将双脚又插进了红色的高跟鱼嘴鞋里,脚尖已经被公公舔的湿漉漉的了,踩在鞋子里有种特别的感觉。我手扶着沙发靠背,撅着雪白浑圆的屁屁,公公提着他那骄傲的阴茎轻轻开始插我的菊花,慢慢的菊花也适应了公公的大鸡吧,先慢后快开始抽插,感觉更深的刺激传到了大脑。
  公公有力的插着,时不时的用手怕打着我的屁股,嘴里还不停地说:「小骚货,你是不是小骚货」
  我回着公公说「小雨是小骚货,是公公的小骚货」
  公公又说「不对,你是大家的小骚货,是不是个小破鞋」
  我又回公公说「小雨是小破鞋,是小公车」
  就这样不停的说着粗语淫话,加上公公的大力抽插,我的阴道和屁屁也收缩的更加紧密了,不停的发出“嗯”“啊”的叫声。
  过了多一会,公公又让我躺在沙发上,他分开我的双腿又插进了阴道。他双手支撑着我尽力分开双腿,他加快速度的抽插着,抽插的同时也吻着我的嘴唇,对我说:「小骚货,舒服不,爸爸操你开心不开心」
  我回着公公说「我爱爸爸,好喜欢爸爸操,操死我吧」
  公公连忙说「好的宝贝,爸爸今天操死你」
  粗大的已经才我阴道里变的更加粗硬不停的摩擦着阴道壁,不多一会,我双腿一夹,浑身颤抖挺动的身体僵直的伸展着,高潮毫无预兆的来临了,胯间一股温热的液体流淌着,是我不自主的尿了。
  公公见状也没有停下,还在不停的加快速度抽插着,尿液淫液在公公的大力快速的抽插中发出了啪啪的响声,响声刺激着公公的每根神经。
  我已经无力大叫,刺激感还不停的加快着,就在公公发出一阵低吼,一股烫烫的液体浇灌到了花心。
  舒适的感觉让我思绪慢慢的在房间飘着,想起这些年如果不是公公的浇灌,也许早已经是枯萎的玫瑰不再芬芳。我和公公相拥着,亲吻着。公公将我抱起来坐到旁边的沙发上,看着沙发的一片狼藉,心想「又要辛苦的洗洗刷刷了」但这一切都是甜美的,都是幸福的。
  被公公抱着取笑是小尿包,我也撒娇的说:「还不是你使坏,让人家尿的啊……」
  他哈哈的笑着,将我抱到卫生间。
【小雨日记】第三十章(扩展篇二)
我们来到卫生间赤溜溜的挤在了一处,彼此之间相互交替的给对方清洗着身子。
  对于公公的身体,小雨已然了解甚深。我熟练的给公公涂抹了一层沐浴乳,喷香喷香的用浴花绕着他的身子转悠起来,简单的把汗水冲掉,然后又打了满手的沐浴液,给他认真的搓洗着下体,那老实的肉虫子,握住手中,软软呼呼的如同玩具,被我摆来摆去的。
看着儿媳妇温顺的样子,那柔软的小手错落在自己身体上,像媳妇一样给丈夫伺候着,公公心里非常受用。公公把手搭到了儿媳妇柔软坚挺的乳房上,托着这对柔美锃亮的奶子,两个食指一阵爱不释手的勾离,欢喜的说道:「真是摸不够你这两个大奶子啊,太肥了,肥的我心里都忍不住想要得到你了」。
我羞怯的回道「傻样儿,又不是不让你吃」
就那样子,在浴室里。一个年轻曼妙的身子,弯着腰给男人仔细清洗着下体。而车轴汉子则是半佝偻着腰,探出那一双粗大的手掌,握在女人的乳房上,揉搓碾压着。
  享受完伺候,这回轮到公公上场。随着公公的一番抚摸滑摸,有板有眼的还真有那么点意思,小雨任由他上下其手了。
  小雨那柔软的身子,矗立在花洒之下,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公公,只见他左手捧着乳白色粘稠的沐浴乳,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左手的手心里勾了一层洁白,然后探到自己的下体,轻捻细拨,蘸着自己的阴户,小心翼翼的涂抹了一遍,那滑腻的感觉非常舒服,我不由得分开了双腿,慢慢的闭上眼睛享受起来。公公双手熟练的扣在了儿媳妇饱满的馒头屄上。两只灵活的大拇哥轻轻的舒展在蝴蝶外翼的弧线内,温柔体贴处令我都为之咂舌。
  禁不住那一圈圈的揉动,我轻颤的喃喃着:「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,嗯,好舒服呢」。
看到儿媳妇温顺的撇开双腿,那一脸享受的样子,公公自豪的同时,手更是仔细的推捻了起来:「想不到儿媳妇的身子是这么好,这么软,把都馋了」。
  听到公公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,我睁开眼睛扫了一眼,嗔道:「又不是没给你尝过」。
  撩拨完玉户外部,公公满手滑不溜丢的,看着儿媳妇粉嫩娇持的美妙桃源,让他感受儿媳妇呼吸的下体,感觉到儿媳妇身体的变化。公公的手动了动,然后看到那两只白皙的小手挪到了一边,他继续揉搓了起来。这一次,他划开了儿媳妇的印笼缝隙,探了进去。潮湿粉嫩的小鲜肉,细腻光滑,似乎在轻轻蠕动着。
公公温柔的动作使我内心感受到无限的温馨,我将自己的嘴巴紧紧贴在我嘴唇上。我的左手探到他的下身,抓住他的鸡吧来回揉搓着,感觉到鸡吧开始又坚硬起来了。我轻柔对他说:「爸爸好了,你现在要给儿媳妇破菊花处了,你把开塞露拿来,等一下插的时候要轻点、温柔一点」。我转身双手撑住洗漱台上,屁股高高的撅起来。
公公把开塞露打开,把开塞露射了一半我的肛门内,其余抹到他鸡吧上就问我:「要不要先用手指插进去让你侍应一下」。
我说:「不用,你在屄里插几下,再直接用鸡吧插吧」。
公公一边用鸡吧插屄,一边用手指轻轻揉摸我的肛门,另一支手揉摸着我的胸,手指还时不时按压我的乳头,还在乳晕上画着元。没一会儿我的身体都有反应了,我就对温柔他说:「你现在插我的屁屁吧」。
公公抽出阴茎,轻轻对准肛门塞进去,大龟头撑开紧窄的菊花。我感受到了肛门ᆷ腔肉的紧缩,同时有轻微疼痛。公公关心问道:「宝贝疼吗?」
我说:「有一点,不过我受得了,你继续吧。」
公公把龟头塞进去又退出来点,再塞进去深点。就这样反复几次后,我的肛门开始侍应了,最后全部都塞进去让我的肛门侍应他的鸡吧。
过了一会儿,我完全侍应了,就说:「爸爸你可以抽插了。」公公就开始大力抽插。
「嗯……好舒服!不行了……老公……你插的人家好舒服啊!嗯……要高潮了啊!」我高潮到来时也感受公公在肛门里射精了,此时已经瘫软在了洗漱台上,白花花的身子在洗漱台上不停抖动着,嘴里小声哼哼着,整个人看上去正游离于天际!
……
我俩洗了澡,我将沙发上的坐垫拆拆洗洗的,挂在了窗外。
  做完这些事我看见公公在厨房里,我便悄悄来到他身后,双手搂抱着轻声说道:「爸爸,你在做什么?」
  他转身过来,一支手用力搂抱着我,另一支手大手抓到了我的胸,肆无忌惮的揉着,回答道:「给我的宝宝准备做饭呀。」
  我说:「今天休息一天,我想和你过一天俩人世界,好吗?」
  公公说:「可以,但是等一下吃什么?」
  我说:「叫外卖。」
  公公说:「行,那我们到外面去。」
  我说:「不行,要你抱我到床上去。」
  公公说:「好,抱你到床上去,那不成了床上的俩人世界。」
  我在他胸部打了一下说:「才不你想那样,我只想和你谈谈心,说些心里话。」
  他抱着我边走边说:「好吧,是我想歪了。宝贝,爸爸有一个小小的请求?」
  我说:「今天你所有的要求都满足你,说吧,什么事?」
  公公说:「就是等一下在床上时,你只穿丝袜和高根鞋。」
  我拧着他耳朵说:「还说没有想歪,你个老流氓。不过你今天的要求我都满足你。」
  说着话,我们巳来到我的床边,他放下我。我在衣柜里拿出了一双开裆的连裤袜和结婚时的红色高跟鞋,递给他,并娇滴滴的说道:「你给我换上吧。」
  公公坏坏笑道:「乐意为宝宝服务。」于是开始退掉我身上的睡衣,让我坐在床边,他抱起我一双小脚开始把玩起来。先用他的一双大手轻抚着我的大腿、小腿、脚背、脚掌、脚趾,又抬高我的小脚,送到他的嘴唇边亲吻着,用鼻尖嗅着脚尖,伸出舌尖顺着足尖向每个脚趾缝隙滑动着,他不停的舔吃着脚尖脚背脚心甚至是脚踝和脚跟。
  我软弱无力倒在床上,享受着这个心爱男人给我浓浓的柔情蜜意,不停的发出嗯啊的叫声。我温柔娇媚对他说:「爸爸……上床来吧……我想要你……抱抱我……」
  公公说:「好吧,我先把袜子和鞋子给你穿上。」
  穿鞋袜时又是一阵揉弄,我感觉小骚逼里都有水了。我软弱说:「你看你,把人家的脚都吃湿了,人家怎样穿袜子。」
  公公说:「没事,反正你床上睡着,又不走路。宝宝,你的小骚逼好像出水了。」
  我娇嗔的说:「都是你做的好事,把人家玩弄得没有力气了。」
  公公哈哈的笑着说:「我的宝宝好敏感那,你是不是这半个月被姜叔玩得更加敏感了,比以前更加骚了。」
  我害羞的说:「你们两坏东西,两个大色狼,就会欺负我。」
  公公赤身裸体的快速上床来,把我搂抱在怀里,另一支摸向我的小骚逼,而我们嘴对着嘴交叠着嘴唇,舌头在互相的缠绕着,吻着。仿佛此时此刻我们都要把对方溶化掉……
  公公轻声说:「宝宝,我们玩个69式。」
  我也娇柔说:「玩吧。今天就是我们俩人世界,我是你的女人,你想怎样玩就怎样玩,今天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。」
  公公起身趴在我身上,他的鸡吧对着我的小嘴,用手把我的双腿向两边一分,被拉开的双脚完全暴露了私处,把脸埋进我的两腿间,嘴贴到阴蒂上猛吸着,舌头吮吸着我的阴唇,舌头打着转地在我的阴道口吻舔,还不时的含住那柔嫩阴蒂轻咬,舌头也不时的像阴茎在阴道口抽插几下。他的舌头像抽水机,仿佛要把阴道里骚水抽干,舌头绞动阴道口骚水发出了“唧唧”的声响。阴道传递过来的感觉配合着“唧唧”响声刺激我身上每根神经,不由得两手竟握紧公公的大鸡巴,嘴巴像似报复狠狠含紧他的鸡蛋大龟头,舌尖在马眼上打着转,他的阴茎已经青筋暴起来变大,塞满了口腔。公公也发出了“嗯啊”的叫声。此时我阴道痒得不行了,便对公公说:「爸爸……我想要了。」
  公公装听懂的说:「宝宝,你要什么?」
  我害羞的说:「你知道的。」
  他继续逗我说:「你不说,我那知道。」
  气死我了,用手打他一下,红着脸说:「你讨厌,我要你的大鸡吧操我,行了吧,你个坏人。」
  公公得意的一笑:「爸爸来了。」
  公公转身过来用大鸡吧在我的阴蒂上揉了几下,便插进了阴道深处,我浑身颤抖迎合着他的抽插,双手抱着他的头使劲的吻着。他的阴茎狠狠地抽插我的阴道,右手用劲揉搓我的奶子。我在他大力抽插中也夹紧阴道,我不由得叫出声来:「噢……噢……好快活……好美……好老公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我要……来了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你怎么这么厉害……来了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
  公公看见我高潮来了,就用阴茎在阴道里轻轻绞动着,嘴也轻轻吻着我的嫩滑乳房、白皙脖子、红润脸蛋,最后吻到我的嘴,吮吸着我的舌头。问道:「宝宝,舒服没?」
  我妩媚的看着说:「舒服了,你舒服没?你还没射出来吧?」
  公公看着我说:「是的,等一下射吧,我想连续做你会累,我也知道这半个月姜叔把你操累了,不想让你太累。对的,我要不要躺下来,要不压着你会累的。」
  我吻着他说:「就这样很好。你知道吗,女人生来就是要男人压,而且是被心爱男人用鸡吧插着压,就更加舒服。你如果想射就可以随时肏我。那个讨厌的干爹这半个月没有让我休息一天,每天不是在他家里,就是在我们屋里把我肏了,才放过人家。」
  公公问道:「这半个月你们有几天在一起过夜?每次过夜他都肏你几次?」
  我忙说:「也没有几天,可能就是6、7天在一起过夜,每次过夜也就只两、三几次吧。怎么那,为什么问这些细,是不是听见你的女人被别人这样肏,心里有点不舒服,是不是有点吃醋?」
  公公说:「那是当然的,任何一个男人对于分享自己的女人方面都是有点自私,这就是人的本性。再说我也不想让你太累,该快乐时候就应该痛快的快乐一下。我提个小要求,就是今后尽量不要在外过夜,我也会做到在回家的路上接你回来。」
  我回道:「我答应你的要求,尽量不在外过夜,不过有时候实在是回不来,那该怎么办?」
  公公说:「那就给你一个小惩处,就是你把白天穿了一天的骚内裤给我回来,还要写上日期。我要把它收集起来。再说我还可以闻着你骚味睡觉。」
  我撒娇说:「你好下流。我会按你的去做。我知道你痛我、宠我,但是你必须心里明白,我是你的女人,你是我的男人。这一点任何人都没法和你相比,包括你的儿子。他只是在法律上是我的老公,你是在事实上是我的老公,其他人就更不能相比。干爹只是我的情人,而你是我心中男人和老公。所以你没有必要吃任何人的醋。我细致算了一笔账,我们在一起快六年了,六年中实际你比你的儿子操还多,六年中你还把我骚逼瘾肏大了,害得我小骚逼很容易出水,害得我跟你儿子肏逼时都感觉差点什么,没有跟你肏逼时那么爽。和干爹偷情还不是你害的,是你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肏,你还吃什么醋呀,你个老坏蛋。」说完在他鼻子上拧了一下。
  公公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「我也是今后性生活快乐,才让你和干爹偷情,要不然我才舍不得别人来分享你。是我尻屄舒服?还是干爹尻屄舒服?」
  我娇嗔的看了他一眼说:「这还用问吗?当然是老公你,尻得人家更舒服沙。你还说,每次都尻得人家精疲力竭、魂飞魄散的才放过人家。要不然有一次你儿子在家的时候,我忍不住了,半夜偷偷到你房里找你尻屄,不过那个偷情的感觉真的很刺激、很过瘾,高潮来的也快」我两手紧紧握着公公的大鸡巴。
  窗外的阳光透了进来,想想真是的,一早上就这样疯狂,就这么把持不住自己。收拾了卫生间里的水渍准备洗衣服时,看见了那条刚刚脱下来的肉色丝袜,心里突然想起了那个大叔,想想那个女孩应该姓冯,她是我们学校的小文艺分子,每次舞蹈和乐器演出都能看到她的身影。想想她的爷爷,那么那个大叔也应该姓冯。哎,不想了,还是洗衣服,想着觉得他会对我怎样呢,还是不停的想着。洗过衣服梳妆打扮了一番,准备去妈妈家接宝宝。路上行人熙熙攘攘,川流不息的车河也走走停停,骄阳照着我白色的连衣裙,裙摆轻轻的被风抚摸着。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